首页  »  情色小说  »  少妇小说  »  我的表嫂 4

我的表嫂 4



  我的表嫂 第(四)章
我先用嘴含住表嫂左边的乳头,鼓起双唇慢慢地吸吮,再 用牙轻轻地咬乳头与乳房的结合部,最后伸出舌尖在已红肿的乳头表面滑过来扫过去。
这时左手也没閑着,手掌和除食指以外的四指攥着右边的 乳房又揉又搓又捏,而食指则按在乳头上时而左右摇动时 而划着圆圈。
表嫂在我的初步攻击之下已完全丧失了抵抗力,并开始 表现出“归顺”之意。她的目光死死地盯住我,并已变得似乎有些呆滞和模糊,嘴微微张开缓缓地喘着粗气并不时拌有一两声含混不清的呻吟,两只乳峰也随着她急促的呼吸而剧烈地起伏着。
以我的那点有限的性理论,我知道表嫂的这种表现说明她已进入兴奋期了。
我的左手随即划过表嫂那平坦嫩滑的腰部及小腹直接伸 入她的睡裤内,轻轻抚摸她那光滑的大腿。
表嫂大腿的肌肤温度低于我的手掌,摸上去凉丝丝的,当 我的手滑过她的大腿内侧时,表嫂竟忍不住地把嘴使劲贴住我的脸“哦”的一声叫了出来,我想她是大概是怕惊醒身旁还在酣睡的飞飞。
差不多了,现在该是进攻花芯的时候了。

我侧着身子,将 右手从表嫂的脖颈底下穿过绕到她的右 臂保持上 体半拥抱的姿势,舌头重新在她的耳垂和脖子上 舔起来,同 时左手开始隔着内裤抚摸我昼思夜想梦寐以求的表嫂的那片神秘领地。
我的手掌压在她的阴阜上,四指则弯曲着垂下去按在 她两条大腿之间肌肉丰满的神秘宝地上,中指先上下后 左右地摩擦着,我虽然此时还搞不準女人阴蒂的确切位 置,但我估计这样较大範围的动作应该不会漏掉阴蒂的。
果然,随着我左手中指在下面不停的移动,表嫂的呼吸 进一步急促,热气一口口吐到我的脸上,同时上身开始不 时地向上挺。
又过了一会,表嫂伸手自己往下褪下身的衣服,我知道最后的时刻来了。
我一边用手帮表嫂脱去睡裤和内裤,一边仍然显出不慌 不忙的神态轻吻着表嫂的面颊,其实这是一种掩饰,而我内心里激动的不得了,浑身直要打颤,因为毕竟我马上就要生平第一次做那令人神往已久的男女交媾之事了,而且要肏的是我一直暗恋着的表嫂。
表嫂的下身已被除光所有衣物,我已经等不得再去仔 细欣赏玩味那花草圣地,我颤颤微微地挪动着双膝跪到表嫂的两腿中间,把自己的裤子、内裤褪到膝盖处,挺着还粘有些许陈旧精液的高高昂起的阴茎趴到表嫂光滑的身 上,不管不顾地前后冲撞起来。
表嫂被我撞了几下后,竟然用一种娇滴滴的腔调小声 说:“等一下,还没插进去呢。”
她一边说着一边伸手捉到我的粗硬鸡巴往什么地方引了一 下,顿时我感觉到进入了一个我以前从未来到过的天地。
我知道我的大屌已经深深地插进了表嫂的嫩屄里,她那温暖而湿润的阴道包裹着我的阴茎,我现在终于和表嫂连 为一体了。
接下来我双肘支撑着身体开始了前后抽插动作,同时眼睛还在观察着表嫂的神情。
表嫂在我每一下抽动之后都会轻轻地发出“哦”的一 声,而且她面颊绯红,双眼紧闭,不肯看我。
我想她是害羞,恐怕我是第一个除表哥以外肏她的男人。
可能我的动作过大,身下的床又开始发出吱吱的响声,表嫂双手使劲按住我的屁股,我不能以全身的力 量抽送在表嫂阴道里的阴茎,只好改为以小腹和两胯为 支点轻轻地抽插。
这样床不再响了。
望着身下随着我的抽插动作不停地前后摇动的表嫂,妩 媚而不乏端庄,忘情而不显狎亵,我不由得贴近她的耳 根一边喘着气一边告诉她:“喔…喔表嫂,喔…你、你真 好、真美!我太…太爱你了!”表嫂没说话,只是把手紧紧搂住了我的后背,恐怕我跑了似的。
这时我突然感觉到表嫂的阴道在明显地一下一下地吸吮我的阴茎(我长大成人后才知道那就是所谓的“活子宫”在起作用,成百上千的女人里也不一定能找到一 个,当然这是后话),在这种吸吮作用下,我愈发地无法 控制自己的情绪,我奋力地做着最后的冲刺,阴茎和着表 嫂的吸吮在她的阴道里快速穿插抽动,我已经感觉出全身绷紧已经到了极限,就好似奋力攀登的人登顶后收不住脚,就要顺着后坡那舖满白雪的斜面全速下滑,势不可挡。
“喔…表嫂…我爱你…我爱你…爱你……”伴着这一阵 低声的吟叫,我的双胯极快地撞击着表嫂的大腿内侧并 发出叭叭的声响--我射精了。
一股热流带着麻麻的、酥酥的感觉顺着脊椎骨涌上来并 迅速传遍全身,此时的大脑变得一片空白……
*****************************************************
我的表嫂 第(五)章
暴风雨过去了,表嫂又变回了平时的她。
她把手放到我的头上,亲切但却是严肃地对我说:“小 溪,只这一次,以后不准再对表嫂有这种想法。别忘了,我是你表嫂。
你答应我!”
“好,我答应你。”
“你发誓。”
“好,我发誓。”
这个令人销魂的中午就这样过去了,很多年以后当我每 每想到我的这个第一次,依然难以使自己平静下来。
吃晚餐的时候,表哥也回来了,他坐在我的斜对面,幸好我可以不用同他视线相交,省去了心中的不安与慌乱。
倒是表嫂落落大方,像是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不停地给 每个人碗里夹菜。
以后的每一天过得都很平淡,白天表哥表嫂照例去上 班,家里依旧剩下我、飞飞和姨妈。晚上表哥表嫂又都回到家。
我难以再找到和表嫂独处的机会。
暑假结束前一个礼拜,妈妈从国外打来电话,告诉我们为了感谢姨妈一家人假期对我的照顾,她和爸爸出资赞助我和姨妈一家人到日本旅游一趟。我们听了都三呼万岁。
跟着旅行团到了日本以后,我们没有随团行动,而是由 爸爸在日本的一个老朋友王叔叔负责安排行程。
我们先在东京及週围游览,爬爬富士山,然后乘新干 线去名古屋,再转车到岐阜县的下吕,据王叔叔介绍,这 里的温泉可是日本的三大名汤之一哦。
到达我们下榻的旅馆时,天已经黑了。
王叔叔自己要了一间西式单人房间,我和姨妈一家住日式榻榻米。
王叔叔宣布:先稍微休息一会就去吃晚餐,晚餐过后去洗温泉,然后香香地睡上一觉,第二天还要出去观光。
我赶紧换上旅馆里特备的日式睡袍,一溜烟地跑出房间閑逛去了。
我发现这旅馆里除了男女两个温泉浴场外,还有一个 混浴场。
于是吃饭的时候我问王叔叔什么是混浴场,王叔叔说那是男女都可以去洗澡的地方,我听了不由得怦然心跳。
而姨妈在一旁摇头叹气道:“这算什么,日本人简直 是太那个了,怎么可以这样。”
王叔叔马上补充说一般日本人也不会去那里的,除非有 些老年人或成群结队的小女孩偶尔会去开开玩笑。
我听不懂姨妈的话,“那个”指什么;“这样”又 是怎样,但看出姨妈是不以为然的。我偷偷瞥了一眼 表嫂,见她低着头面颊微红,便知她肯定听了刚才的话心 里有些反应。
而表哥和飞飞则在一样样地欣赏着独具温泉特色的 日本料理。
晚餐时,王叔叔和表哥喝日本清酒,先喝烫的,后来 又要冰的,俩人喝的很高兴。
表哥平时就比较贪杯,而王叔叔好像也有些酒量,他们俩你来我往地不知不觉之间都喝醉了。
吃完饭,王叔叔和表哥都回房间倒头大睡,只有我、飞 飞、姨妈和表嫂去洗温泉。
温泉浴场有室内和露天之分,露天部分男女两边水是相通的,中间只隔着一快不太高的木板。
不知为什么,没有别的客人,我跟飞飞里里外外折腾 了一阵,飞飞感觉无聊了,吵着要回去,木板那边姨妈 说她也想先回去睡了,于是一老一小先走了。
我一个人躺在温泉水里,头枕着一块石头,望着天上 的点点繁星,感觉十分惬意。
心想这么好的天然环境,要是能和表嫂在一起该多好啊。
哎,现在不正是好机会吗?
想到这里,我凑到中间的隔板旁边,轻声叫道:“表嫂?”
“嗯?干嘛?”
“你那边、嗯…就你一个人?”
“是,只有我自己。”
一阵短暂的沉默。
“表嫂,你是不是还在恨我?”
“不会呀,表嫂什么时候恨过你,你怎么啦小溪?”
我听后放心了。
“那…表嫂,我可不可以过你那边去跟你一起洗温泉?”
我的一句话还没有说完,表嫂就在对面用丝毫不容 商量的口吻一个字一个字地回答:“不-可-以。”
随后她又幸灾乐祸地嘻嘻笑着说:“其实你也没办法过来。”
表嫂的头一句话让我有些失望,而后面那句话倒煽起了我险些灭掉的那点火星。
我迅速用手在水下探了一下,很快找到了一个能容一个 人通过的口子。
我以前在学校是游泳健将,这点水根本不算什么,我一个猛子扎下去,头露出水一看,已经在表嫂这边了。
*****************************************************
我的表嫂 第(六)章
表嫂靠在一块石头上,肩膀露在外面,胸部以下浸到 水里,看到我果真过来,无可奈何地摇摇头,继而把脸扭 向一旁。
看到她这副样子,又联想到上次完事后她告诫我 的那些话,我倒不知该如何是好,呆在这里难受,退 回原处又不甘心。
表嫂把我晾了一会,终于开口了:“算了,既然你 挺不容易地钻过来,正巧现在也没别人,你就帮表嫂揉揉肩吧。”
“哎,好。”
我听了喜出望外。
“记住”,表嫂又补充道:“不许乱摸乱动。”
“行。”
我满口答应着,扑通一下一个鲤鱼打挺扑到表嫂身边。
表嫂转过身,双手平伸抱住那块石头,并把脸也贴到 石头上,準备享受我给她按摩肩膀。
刚开始,我还是满认真的,按摩得很卖力气,表嫂好像也很受用的样子。
干着干着我开始走神了。
手接触着表嫂的肌肤,望着她的背影,我不禁回想 起我和表嫂不久前的第一次,真是难以忘怀。
一想到曾经在我身下让我肏得吁吁直喘前后摇动的 表嫂,我的阴茎不由得在水中勃然而立。
由于表嫂是抱着石头站在水里,上下半身之间有 一点角度,屁股正好翘向我,所以阴茎一勃起立即顶到了屁股缝儿上,我往前向斜上方一用蛮力,感觉像是挤开了一 扇窄窄的小门,阴茎受到一种从未体验 过的挤压,表嫂遭到突然袭击,竟大叫了一声:“啊… 疼!”我闻听,只把阴茎插在里面不敢动弹一下。
过了一会,表嫂好像并没有要挣脱掉我的阴茎的意 思,只是叹了口气,双手重新抱了抱那块石头,我认为她认可了我的举动,便小心翼翼地缓缓抽插起来。
每一次抽插带动着温泉水哗哗作响,表嫂脸颊贴在 石头上伴着水声发出轻轻的呻吟:“啊…嗯…嗯…”天 上的月亮和星星在睁大眼睛看我们,岸上的树木和小草也 在时隐时现地窥视着我们,此情此景使我激动万分,我把 本来扶在表嫂肩膀上的双手移向她前面的 乳房,形成从身后搂着她的姿势,正要大力抽插的时候,表嫂忽然屁股一扭挣脱掉我的阴茎,转过身来一边将我往水里按一般小声说:“有人来,快回去!”
我来不及有任何反应,只好潜水钻回男浴场一边。
头探出水面,果然听到隔板那边传来日本老太婆说话 的声音,心中暗自佩服表嫂的机敏。
等了一会,听到那边的日本老太婆还在喋喋不休地聊 着什么,没一点要离开的意思,我敲敲隔板说:“表嫂,去混浴场吧,反正这是日本,没人认识我们的。”
等了好一阵,表嫂略显勉强的声音才漂了过来:“那 ……你先去吧。”
我穿好日式睡袍小跑着来到混浴场。
这里比男女分开的浴场要大得多,但就是空无一人,看来王叔叔说的一点不差。
我跳进大浴池,静静地等着表嫂的到来。
差不多有十多分钟过去了,还不见表嫂的身影,我 觉得表嫂可能不会来了,正要起身去淋浴,却见表嫂 一手挡着胸部,一手捂着下身三角地带,忸忸怩怩地进 来了,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她一丝不卦的样子,难怪表嫂自己也有些不好意思。
进到水里,我抱住表嫂一边吻她一边说:“可把我 等坏了,想死你了表嫂。”
说着把手伸向她的下面,这时手触到了她的阴毛,我这 才发现表嫂的阴毛很浓很密,摸上去的手感舒服极了。
我的手指像梳子那样分开插在阴毛里轻轻梳理着,不时地又闭紧手指向外扯动她的阴毛,表嫂噗哧一声笑 了,柔柔地拍了一下我的脸:“讨厌!”我的手顺着阴毛 往里探,摸到一个鼓起的小东西,便问:“这是什么?”
表嫂在我刚刚碰到那个地方的时候身体扭动了一下并 发出“哦”的一声,如何嘴贴着我的耳朵告诉我:“那 就是阴蒂,也叫阴核。是女人最……”表嫂忽然停下来把脸拉开,远远地瞧着我说:“你这个坏小子其实什么都明白,还故意装糊涂。”
我并不答话,只是全神贯注地用中指不停地轻揉 细搓表嫂的阴蒂。
嘴里则叼住一只乳头舔来舔去。
余下的一只手到表嫂的嘴里逗弄着她的舌尖。
很快表嫂上劲了,呻吟声伴着浴室内的回声大得吓 人,身体像蛇一样不停地扭动。
火候到了,我把表嫂放到浴池边上,我坐在她的对 面,分开她的两腿并放到我的两腿上,这样我可以 清楚地看到表嫂的阴部的全貌,油黑乌亮的阴毛从阴 阜一直延伸到大阴唇的两侧,阴蒂红肿凸起,小阴唇 已张开了嘴,露出里面粉红色的嫩肉,我手握直挺挺的 阴茎,对準阴道口抵住,然后还是像第一次一样趴到表嫂 的身上,屁股向下一沉,阴茎刺溜一下插入表嫂湿滑的阴道。
由于不必担心地面会发出声响,我用手支撑着身体大 幅度地肏着表嫂,而表嫂不停地用手抚摸着我的双肩和 背部,嘴里喘着粗气并不住地呻吟。


上一篇:我的美丽少妇嫂子 下一篇:风雨夜的网咖